明年「奥斯卡最佳编剧」我就押它了!
佐尔巴

2020-12-21 00:00:00


大卫·芬奇在不务正业跟Netflix 陆续合作了剧集《纸牌屋》《心灵猎人》《爱,死亡和机器人》六年后,终于在2020年底推出了令人刮目相看的电影新作《曼克》。按说今年影坛佳片不断,而且风格迥异,很有一种争奇斗艳的氛围,时值年末,当影迷们正从乱花渐欲迷人眼的形势中慢慢回神儿的时候,《曼克》的亮相像是在冬天突然又开出的一朵奇葩。



这是一部关于《公民凯恩》的编剧赫曼·曼凯维奇的电影,剧本是由大卫·芬奇的父亲杰克·芬奇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写成。自那时候起,大卫·芬奇就一直有拍摄这个故事的兴趣。


前段时间大卫·芬奇在接受Vulture采访时曾谈到他对于这个剧本的看法。其实早在大卫·芬奇开拍自己的首部长片电影《异形3》之前,他的父亲就已经开始动笔编写《曼克》剧本,而据大卫·芬奇表示,他父亲的原始剧本是关于“一名伟大的编剧在一个自大狂妄又卖弄的世界中逐渐被抹去的故事”,而他更是在经历过《异形3》恶梦般的导演经历后才终于体会到父亲的深意。

 

《异形3》的执导经验让大卫·芬奇得以感受到一名导演的视野与意图是如何被权力比他大上许多的产业给摧毁,而他看完《曼克》剧本时觉得这个故事就像是要报仇一样,但他也了解到不能就只是让《公民凯恩》的导演奥逊·威尔斯看起来像个坏人一样。


“曼克”与奥逊·威尔斯

 

“剧本就象是一颗蛋,需要有一个供者来创造细胞分裂,并将其转移到一个可以在三度空间被展示出来、在二度空间被记录下来、呈现给他人看到的东西。所以这对我及我的父亲来说是很有趣的一件事。很显然我是支持我父亲的,但我在看完他的初稿时心想,这是有点在批判奥逊·威尔斯的感觉。从我12岁开始,我的父亲就开始跟我述说奥逊·威尔斯是如何扮演导演、编剧、演员、制作人各个不同角色的故事,我知道他心中有部分是对奥逊·威尔斯有所敬畏的,但在我看完剧本后心想,这写的是谁啊?”



二十多年后,Netflix 给了大卫·芬奇机会,他终于把这个心心念念的故事搬上荧幕,大卫·芬奇谈到跟Netflix 合作的好处之一,就是不会再经历过往藉由传统院线上映会有的首周票房压力,而电影也将会一直活在串流平台的数据库中。


不少粉丝表示奥斯卡大概率会把最佳编剧奖授予这部讲述最佳编剧的电影,不过有趣的是,如果奥斯卡真把最佳编剧奖颁给了《曼克》,那是否会再次上演奥斯卡最佳编剧获得者缺席领奖台的戏码呢?(在第14届奥斯卡金像奖上,《公民凯恩》获九项提名,最终仅赢得最佳原创剧本奖,但署名的编剧两人均未到场领奖)


在电影《曼克》中,曼凯维奇由发了福的加里·奥德曼饰演,尽管他的长相跟人物原型相去甚远,但这个能把叛逆的朋克和神经质的坏警察刻画得入木三分的实力派演员,由他来呈现像曼凯维奇这样桀骜不驯、口出狂言和酗酒无度的自毁型人格真得是太合适了。



电影主要讲述了曼凯维奇作为编剧撰写《公民凯恩》剧本前后的一段人生经历。影片的主线有两条,第一条是曼凯维奇车祸受伤后,被他的老板,也是《公民凯恩》的联合编剧,同时也是导演和主演的奥森·威尔斯安置在乡间别墅写剧本的过程。


第二条线索则是曼凯维奇在写这个剧本之前的几年,在好莱坞的从业经历,这些经历也是《公民凯恩》这个剧本之所以诞生的前提和背景。这两条线索在影片中串插进行,互相补充和说明,同时又相互独立。


公民凯恩》于1941上映后,获奥斯卡9项提名,被誉为影史上最伟大的影片。


第一条线索讲述了曼凯维奇在写剧本当时的人生处境和身心状态,以及和搭档兼老板的奥森·威尔斯进行的合作与斗争。在这条故事线中,影片将《公民凯恩》的剧本功劳完全归功于曼凯维奇一个人身上——他拖着伤腿躺在屋子终日苦熬,与灵感枯竭做斗争,与身边的秘书斗智斗勇,最终依靠酒精的灌溉在交稿前的最后阶段完成了任务。


但是剧本写完之后,麻烦接踵而来,由于这个剧本影射了当时的传媒大亨赫斯特等人,所以很多人希望阻止他将剧本交付于拍摄。而曼凯维奇对这个作品引以为豪,没有人能说服他收回剧本。



另外一个问题是,他与奥森·威尔斯签定的合同规定了他没有剧本的署名权,他清楚地知道这个剧本是一个杰作,他想得到署名的机会,于是和奥森·威尔斯展开谈判。最终他得到了第一署名权,并获得了奥斯卡最佳编剧奖。这个情节在影片中并未过多着墨,而实际上他们二人因为署名权曾经闹得不可开交。


第二条线索展现的是曼凯维奇在三十年代好莱坞的从业经历,这恰恰也是写作《公民凯恩》的现实背景。这部分故事与其说描述了曼凯维奇是怎样的一个人,以及他为什么会写出这样一个故事,倒不如说影片更像是通过曼凯维奇的经历讲述了芬奇父子心目中的好莱坞往事。



在上世纪三十年代,美国正经历经济大萧条,好莱坞也有深受其害,在这条线索里,有曼凯维奇遭遇的是是非非、有好莱坞劳资双方的冲突,以及资本家的虚伪与狡诈,和打工人的困惑与挣扎。特别是加州州长的竞选成为了大书特书的内容,其中左右两派为了利益和意识形态激烈竞争的态势,像极了今年的美国总统大选。基于此,甚至可以臆测,Netflix 决定投拍并在年底推出《曼克》,很有可能是因为这部分内容能够暗合今年的总统大选,这一点对于这部电影的市场效应来说是无法忽视的。


《曼克》的一大亮点是通过一个人物,讲述了两个故事。无论哪个故事都具备信息量大和戏剧冲突鲜明等引人入胜的元素。导演大胆而坚决地采用了黑幕加文字提示的方式,对两条并行故事线加以区分,按说这样老套的分段方式风险极大,但是在《曼克》的影片当中却并不令人感觉尴尬,相反这却为影片赋予了一种老电影风格,当然,这种形式与《曼克》深度还原了《公民凯恩》那个年代黑白电影的视听效果是和谐统一的。这种影片风格也是大卫·芬奇迟迟无法为《曼克》找到制片方的重要原因,没人愿意投拍一部用老方式讲述老故事的电影,甚至在他给Netflix 第一次发剧本时,都没敢告诉对方这将是一部黑白电影。



大卫·芬奇坚持以这种方式拍摄《曼克》是为了向《公民凯恩》致敬,而在实际的客观效果上,通过这种方式也能便捷地将观众代入那个时代,或者说,用这种方式激发起观众业已形成的,对《公民凯恩》那个年代的电影的观影感受——以此来感受曼凯维奇在创作《公民凯恩》前前后后所经历的跌宕起伏和世态炎凉。这其实不失为一种聪明的做法,尽管好莱坞在任何时期都是五光十色和灯红酒绿的,但是一部彩色的《曼克》,或许不如这样一部黑白的、光影斑驳的《曼克》更能让观众入戏,更能使我们处在现代化的感受力与那个时代的好莱坞进行融合。


《曼克》拍摄现场


如果仅仅因为听说这部电影从颜色、布景、到镜头语言的运用,以及配乐和音效通通都是模仿老黑白片式的风格,而判断它没什么看头儿的话,就犯了经验主义错误。大卫·芬奇从来就不是一个一味追求情怀,而忽视观感的导演。在这部影片中,大卫·芬奇采用了剧场式的对白风格,台词犀利幽默,也不失伤感之处。角色之间的言语交锋快速而密集,场景切换也从来不拖泥带水,这使得《曼克》具有很强的视觉冲击力和娱乐性。当然,这也许是一把双刃剑,对于一部分用艺术片的标准来审视这部电影的观众来说,这种取悦可能会适得其反,从而成为他们诟病的地方。


本文作者:Jialin;编辑:佐尔巴

Collider电影网站主编Steven Weintraub:《曼克》是一部杰出的作品,从出色的声音设计到精湛的表演,所有的一切都将之成为2020年最棒的电影之一,影迷们将会大爱这部电影。 


Fandango总编辑Erik Davis:《曼克》是一部每个镜头都如此精心制作打造而成的非凡景象,你会想要经常按下暂停来凝视一切。是经典电影迷会喜欢的既狂热又真实的复古风格,你是喜欢具有启发性好莱坞故事的人吗?那这部电影就是为你所设计的。 


thrillist资深娱乐作者Zuckerman:《曼克》所描述的故事不是《公民凯恩》的制作过程,而是关于在看着资本主义逐渐腐败于的萧条环境中并受此激发而成的电影。


以上是部分外媒对《曼克》 的好评,当然也有不少负面的评价,甚至有大卫·芬奇的粉丝表示对这部电影失望透顶。这让我想起了奥逊·威尔斯当年和挚友聊起有关《公民凯恩》的差评与好评的谈话,非常有意思,内容摘自《与奥逊·威尔斯共进午餐》。


《公民凯恩》是部喜剧片

本段录音内容包括了威尔斯推测萨特为什么不喜欢《公民凯恩》,而且为什么总有意怠慢自己;他还对那些跨行写影评的小说家做了点评,并回忆起曾为他写下有史以来最牛评语的约翰·奥哈拉。

 

雅格洛:法国人知道《公民凯恩》吗?


威尔斯:我本以为它在巴黎上映时会很成功,但真到了那儿,才发现并非如此。他们并不知道我是谁,他们也不知道水星剧团,我的戏班。我本以为他们会知道,因为我就知道他们的剧团。在那儿,我被人严重冷落。《公民凯恩》在那边是后来才出名的,但也有不少人极讨厌它。美国人能明白,欧洲人却不行。他们对《公民凯恩》的第一印象就是萨特针对它所发起的猛烈抨击。他写了篇很长的文章,可能要有4万字。

 

雅格洛:大概是在政治层面上,可能这片子哪里让他感觉不舒服了。


威尔斯:不是,我觉得从根本上来说,是因为《公民凯恩》是部喜剧片。


雅格洛:它是喜剧片?


威尔斯:当然喽,但这里说的是经典定义中的喜剧片。它不是那种让人笑得滚翻在地上的喜剧,而是因为人物所陷入的悲剧性困境被拿来戏仿了。


雅格洛:我从不觉得它是部喜剧片,它非常感人。


威尔斯:是感人,但喜剧片也可以感人。关于那了不起的“上都庄园”什么,里头就有些轻微的夸张。所以,缺乏幽默感的萨特完全无法对此做出反应。


雅格洛:真是出于这个原因?


威尔斯:作为德国式哲学家,萨特很优秀——像是晚期的海德格尔——但除此之外,他作为当代事件评论家所写的东西,政治的或是非政治的,绝大多数都是扯淡。

 

雅格洛:作为剧作家,他也算不上很红。


威尔斯:太言过其实了。可那时候他就像上帝,所以朋友都不让我去菲利普咖啡馆(Café Philippe),因为那是他常去的地方。他们担心会惹出不愉快来。“去街对面的穹顶咖啡馆(Le D?me)吧,你们美国人都去那儿。”

 

多年之后,我和弗拉吉米尔·杰吉耶尔一起去了杜布罗夫尼克,他是我在这世界上关系最亲密的朋友之一,“二战”期间,由铁托往下排,他是第三号人物。当时正值越战,由萨特、伯特兰·罗素和杰吉耶尔领导的一群人,在欧洲搞了个审判美国军事罪行的委员会。在动身去巴黎前,他们三个在杜布罗夫尼克召开了高层会议。我和杰吉耶尔去的时候,看见萨特和罗素坐在咖啡馆里,杰吉耶尔对我说:“你不能再靠近了。”他本是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他原本大可以说一句:“得了吧,萨特,别闹了,你会喜欢奥逊这个人的。”但他没有那么做,他说的是“你不能再靠近了”。真是太奇怪了,我始终没弄明白。那话说得就像萨特会摘下羊皮手套抽我,找我决斗一样。这又不是1890年。我想象不出他会找任何人决斗。

雅格洛:萨特打根子上反美,但我并不知道这根子在哪儿?


威尔斯:大多数法国人都这样,尤其是比较有知识的法国人,他们会更小心地弄出一套说辞来,他想出了不少反美的理由。


雅格洛:你认识西蒙娜·德·波伏娃吗?


威尔斯:从没见过。怎么可能见得到?如果要会面那也只能偷偷的。


雅格洛:可能就是出于这原因。可能那样他就能报复你了。或许她曾看过你的电影,很喜欢,喜欢你,还说过类似于“我觉得他很迷人”的话。


威尔斯:就像彼得·塞勒斯。拍《皇家赌场》(Casino Royale,1967)时我完全没法跟那谁同场演戏,就是出于这个原因,就是跟他结婚的那个海报女郎,布丽特·艾柯兰。因为显然她说过这样的话:“瞧瞧奥逊,那是我见过最性感的男人。”然后有人把这话传到了塞勒斯耳中。


雅格洛:英国人怎么评价《公民凯恩》?


威尔斯:在英国也谈不上轰动,奥登不喜欢它,和《安倍逊大族》一样。

 

还有人说这片子是拿博尔赫斯炒冷饭,对影片做了攻击。我一直都知道当初博尔赫斯并不喜欢《公民凯恩》,他说这电影拍得太学究了,我觉得用这词来形容它挺奇怪的。他还说《公民凯恩》是个迷宫,而迷宫里头最糟糕的就是根本没有出路的那一种,《公民凯恩》就是没有出路的电影迷宫。博尔赫斯是个半盲,永远都不要忘了这一点。但说实话,你要说他和萨特就是讨厌《公民凯恩》,这我也能接受。因为从他们的角度看出去,其实看到的——并且攻击的——根本是别的什么东西。他们看到的是自己,而不是我的作品。相比之下更让我恼火的是那些常规的、普通的、最平庸的影评人说的话。

 

雅格洛:你觉得詹姆斯·艾吉怎么样?


威尔斯:他不喜欢我,他还有刚刚去世的德怀特·麦克唐纳德。


雅格洛:艾吉是不是给《公民凯恩》写过负面的评论?


威尔斯:没错。


雅格洛:他为什么不喜欢这电影?


威尔斯:我不知道。谁在乎这个啊?我也不想去深究什么。他并没有攻击它,他只是不喜欢罢了。你知道“印第安人”费尔南德斯是谁吗?


雅格洛:就是那个脱光了替奥斯卡小金人当模特的家伙。


威尔斯:对,他是墨西哥导演里唯一有些价值的。有次他在剪片子时,邀请了一些影评人来看初剪样片。他告诉他们:“为什么我只能在无可补救时才听到你们这些人的意见呢?过来看看样片,把你们的想法告诉我,趁我现在还来得及做改进。”结果他给影评人放了样片,然后请他们谈意见。所有人都很喜欢,除了一位影评人。那人站起身来说“拍得不好”,于是费尔南德斯拔出枪来向他射去。


雅格洛:这事我能理解。


威尔斯:《公民凯恩》上映后的那几年里,每次我走在纽约街头,总会有人冲我嚷嚷:“嘿!你那电影究竟要说点儿什么啊?它想说明什么啊?”从来没人问我:“玫瑰花蕾究竟是什么?”他们问我的永远都是:“它想说明什么啊?”都是些阿奇·本克(20世纪 70年代当红美剧《全家福》的主人公,因其退伍老兵、蓝领工人、重视家庭、价值观保守的人物特征而被视作部分纽约人乃至美国人的代名词。——译者注)。对他们来说,那就像是看米开朗基罗·安东尼奥尼的电影。片子里混杂的东西多了,他们就要问:“那拍的都是些什么啊?”现在再没人说这种话了,大家都明白了。


 

我和你说过约翰·奥哈拉给《公民凯恩》写的影评吗?登在《新闻周刊》上,他当时是他们的影评人。你绝对想象不出有多少小说家想要当影评人。格雷厄姆·格林当过大概6年影评人,但他的影评写得不怎么样,不够机敏、风趣,又缺乏创造性,不过是些耍聪明、平庸无奇的评论。想要写出有意思的影评,你必须有点儿小火花。观点错误没关系,但一定得有意思。其实我们吃的是同一碗饭,都是在娱乐大众。


雅格洛:奥哈拉的影评怎么了?


威尔斯:他写出了有史以来最牛的评语。他说:“这不仅是有史以来最好的电影,而且从今往后都将是史上最好的电影。”


雅格洛:然后你的反应是?


威尔斯:我没反应。我本该就此退休才对的。



本文出自 《与奥逊·威尔斯共进午餐》

作者:奥逊·威尔斯;译者:黄渊







   文章来源:未知 

本文由 @佐尔巴 原创发布于拍电影网,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分享到
0条评论 添加新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推荐
热门标签 更多标签 >
Top
网站地图 太阳城申博 申博138开户 菲律宾申博开户 申博游戏手机下载
www.88ag.com 菲律宾太阳城开户 申博登录不了 电子游戏微信支付充值
申博手机版 太阳城手机版 申博登录网址 申博游戏手机下载
申博现金百家乐 申博138开户 申博游戏平台 申博代理开户
申博游戏 保险百家乐 咪牌百家乐 太阳城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