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卫首部剧集《繁花》官宣 称作品的精髓在于语言的味道
佐尔巴

2020-08-04 00:00:00

“《繁花》是《花样年华》《2046》的第三部曲。”


今年是王家卫执导的经典爱情电影《花样年华》上映20周年,王家卫的上一部导演作品,要回溯到2013年的《一代宗师》。对王家卫来说,十年磨一部《一代宗师》还不够,据悉《一代宗师》从筹备前期到真正上映长达15年之久,《一代宗师》在该年于柏林影展荣登开幕片,虽然当时王家卫为柏林影展主竞赛的评审团主席,故《一代宗师》无法参与竞赛,但首映还是获得极高评价,王家卫也表示《一代宗师》能够替柏林影展开幕感到相当兴奋,能与所有人分享这部电影,更别具意义。



导演王家卫在带来《一代宗师》后,近年没再当导演反而当起监制,2016年张嘉佳执导的《摆渡人》、2018 年万玛才旦执导的《撞死了一只羊》都是由王家卫操刀监制,两部作品也都在奖项上各有斩获,《摆渡人》在金马奖上荣获视觉、美术、造型3大奖;《撞死一只羊》则在威尼斯影展的“地平线”竞赛单元拿下最佳剧本,从奖项上来看,也不可忽视王家卫的监制功力。

 

而备受期待的《繁花》项目在近日曝光了第一张预告海报,《繁花》是取材自上海作家金宇澄同名长篇小说,原著的背景设定在20世纪60至90年代的上海,并有两条主要的故事线交替进行,全书以上海话写成。该剧将围绕胡歌所饰的阿宝展开,身为上海出生的演员,胡歌身上独特的气质派头,切身的成长背景,主创团队认为与人物设定十分契合。此外,编剧找来《我的前半生》得奖作家秦雯;曾获奥斯卡金像奖最佳摄影奖的鲍德熹则担任视觉总监。



《繁花》筹备至今已然6年,期间不曾间断的资料搜集和田野调查,探寻上海这座城市的血脉,捕捉时代变革的风向,大至城市高低变迁,小到日常衣食住行,制作团队为真实还原时代氛围,更以1:1的实景搭建,无不极尽考究。该剧目前正进行筹备工作,将于近日开机,全程将在上海拍摄。

 

此剧集主要着重在一名白手起家的神秘富翁阿宝的故事,他从年轻时因取巧所经历到的动荡过往,来到了镀金之城上海希望重新出发;背景设定在20世纪60至90年代的上海,除了将展现其荣华富贵外,也将描写他与几名女子之间的纠葛,而这些女子也代表了他在人生中对于冒险、荣耀、爱、纯真的向往。

作家金宇澄的小说《繁花》,开篇借了王家卫电影《阿飞正传》的结尾,而在小说问世一年后,王家卫也取得《繁花》的影视版权。据香港明报报道,王家卫受访时曾透露正筹备小说改编的新戏《繁花》,他说:“我拍过很多香港题材,但未拍过老上海,《繁花》是《花样年华》《2046》的第三部曲。

 

金宇澄运用改良的吴语方言写小说,保留上海话的句型和味道﹔他以民初话本形式写小说,一改几十年以来中国小说走不出普通话思维的模式,却沿用了西方小说的线性结构。上海出生的香港导演王家卫形容自己对《繁花》的印象是“一见如故”。


 

王家卫2014 年就曾在一场与《繁花》作者金宇澄的对谈上直言:“可以说,这部小说我是一口气读完的,补白了我六十年代来香港后的上海生活面貌。”王家卫认为,不论写书、拍电影,精髓都在于如何营造这股艺术“味道”。金宇澄说,他为此可谓煞费苦心,“我并非想做语言传播者,而是让更多的读者能够了解上海人的真正生活,不是误解后的上海。”

 

王家卫认为若把书中对白变成普通话“就像老舍的《茶馆》把京白去掉一样无法想象”。因此,他表示,改编后的电影仍将保留书中的方言魅力。

 

对于语言味道,王家卫同时强调,“很多关于上海的小说,可能受到张爱玲影响,味道都是女性的,‘阴气’太重。但金宇澄的《繁花》却充满男性荷尔蒙,有上海男人的性感。”王家卫特别提出小说开篇两句“上帝不响,一切全由我定。”其中“不响”二字充分表现出上海人的特色,“有时候上海人不讲话,心里却已经有了态度。”

 

对此,金宇澄解释,“不响”是地道的上海话,准确地说应该是“弗响”,即是“无语”的意思,由这个态度可以感受到上海人的聪明,“很多事可以大声疾呼,但也可以一声不响。什么事情都看得明白,但不一定非要点破。”

 

金宇澄坦言,王家卫曾表示自己喜欢《繁花》是因为此书完全没有影视风格,而自己也视之为表扬。

 

王家卫认为,电影创作是一种冲动,但也不能只顾热情,“要等待时机,不够坚持,热情本身也会灭掉。”他以《一代宗师》拍了10年为例,表示不可强求,“要人对、时间对,才有可能拍成。”


 

王家卫曾经在一个大师讲座上表示:“电影有的时候是一个念头,一个想法,甚至是根据一个冲动,像酒一样,要酝酿的。真的要去讲故事的话,是需要花些时间的。”他告诉年轻的创作者,在电影学院里,作为一个功课,老师授课时是希望你们抓住编剧的技巧。但是当你将来真正走入这个行业的时候,你会发现会有很多可能性。实际创作过程中,是有很多的改动的,比如你个人的摇摆,场景的变动,资金的变动,所以他建议大家,必须争取做到最好的,但是也要能承受最差的。


 

最后再分享一段王家卫导演关于“创作的三个阶段:守-破-离”的阐述:

 

我个人来说写剧本的话,我通常先会了解这个人是做什么的,他是什么样子,我甚至已经想好了谁去演这个角色,因为这样起码我有个样子。

 

但是这些不是在写的时候马上来的,而是在过程里面慢慢地丰富。作为一个编剧来说,这是你的能力,去做到这一点。至于你问为什么这个阶段你要写你不相信,不熟悉的人物,这些是否有必要。这个其实就跟你在美院里面当学生一样,一开始你就是要去做人体素描啊,就是起码要掌握这些技术。

 

这些步骤就像日本文化里关于创作说的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守,守就是跟着规矩,不管你是学画画还是书法,你首先要去临摹。第二个阶段:破,就是到了一定程度,你有技术了,你就可以开始在这个范围里面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最后一个阶段:离,就完全有自己的一套。所以在现在这个阶段,在学院里面,这个是一个功课,所以你起码要有这个能力,去临摹,画的非常像。之后,你才有可能成为毕加索,就这么简单。


       

   文章来源:未知 

本文由 @佐尔巴 原创发布于拍电影网,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分享到
0条评论 添加新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推荐
热门标签 更多标签 >
Top
网站地图 盛618官网 澳门星际赌场 申博 老虎机游戏
777老虎机微信支付充值 66msc申博登入 申博登录网址登入 申博真人游戏登入
太阳城会员登入 申博游戏网址 申博现金网 申博138开户
澳门大三巴赌场 ag国际馆 现金网百家乐 申博电子游戏
太阳城申博 网上百家乐 申博娱乐 申博百家乐